您的位置:首 頁 > 玄幻小說 > 流浪之城TXT下載 > 流浪之城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小魅
上一頁 | 下一頁 |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


第三百二十二章 小魅


    江小瑜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她說:“或許我們應該救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魅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如何,她長得像人類小孩。”江小瑜嘆口氣,“這個世界,已經沒有人類小孩了。”

    駱有成望著二姐,好半晌,搖頭說:“魅不可能替代人類孩子,她是怪物。”

    江小瑜沒有反駁。

    駱有成又去用鐵箭填隔壁的十字孔洞了。江小瑜坐在里他兩米的地方發呆,沒再去看那個被射死的小魅。

    附近的箭支用完了,孔還沒有填完。剩下的箭支都在小魅的身上。駱有成也沒用眼睛去看小魅,背對著她用意念力把箭一根根拔下來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合金門打開。駱有成故技重施,把兩個石凳放在了合金門下。

    這間密室里,也有一個小魅,看模樣,同人類兩三歲的孩子相仿,在密室里搖搖擺擺地奔跑。

    駱有成火氣很大,他吼道:“這幫雜碎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這是他第三次提出類似問題了。

    江小瑜一臉寒霜。這些房間對普通人來說,就是死絕之地。如果只是第一間密室有一個乖巧的小魅也就罷了,每個房間都放一個,其心可誅。江小瑜不是圣母,她是滇西獵奴隊眼中的惡魔,她手上有數百條惡棍的命,又怎會被輕易道德綁架?她說:

    “他們想讓我們背負罪惡感,從精神上擊垮我們。”

    駱有成笑了笑:“我們怎么可能有負罪感?因為見死不救?這些異族又不是我們丟進來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準備觸動機關。想了想,他又向在屋子里跑來跑去的小魅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你到隔壁屋子去。”

    小魅搖搖頭,繼續滿屋子亂跑。

    駱有成指著方形黑洞對面的墻壁說:“你到這邊站著。”

    小魅這次很聽話,跑到墻下蹲著,大眼睛望著對面黑漆漆的洞口。

    駱有成觸動了機關,合金門砸下來,砸碎了一只石凳,被另一只石凳卡住,方形黑洞里冒出了膠質。到現在,似乎還是第一次的重演。

    駱有成召喚他的八刃鏢,鏢刃卻沒有從褲子口袋里飛出來,他在褲子口袋里一摸,叫道:

    “我的八刃鏢丟了。”

    他想不出八刃鏢是在什么時候遺失的,就像他不知道單片鏡什么時候丟失的一樣。

    江小瑜在腰間摸了一下,說她的劍也不在了。

    駱有成原想在膠質出來的時候就用八刃鏢去切割金屬墻壁,讓它一冒頭就退回去,但他最得力的打火器沒了。

    這么一愣神的功夫,膠質已經填滿了一半的房間。膠質這次的來勢極為兇猛,上次它吞沒房間用了一分鐘,這次推過房間的中線僅用了五秒鐘。駱有成只來得及拉著二姐從合金門下的空隙鉆回第一間密室,膠質如狂浪般瞬間把第二間密室吞沒。蹲在墻壁邊上的小魅,就像海灘上的一粒卵石,隱沒在其中。

    駱有成問二姐:“第一個魅,你于心不忍,這次為什么不救呢?”

    江小瑜咬著嘴唇搖頭。她有能力救下這個小東西,但她不愿被變態的密室設計者牽著鼻子走。當看到一個小生命在自己面前消失時,她的心又像被針扎了一樣莫名刺痛。即便是小貓小狗死在面前,人也會難過,何況一個長得像人的小東西。

    駱有成暫時顧不得去安慰二姐了,膠質已經從合金門的縫隙向外涌了。沒有了趁手的八刃鏢,駱有成只能卷起破碎的石凳往合金門上砸,濺射出的火星比八刃鏢切割少了許多。

    或許是規則限制,膠質只鉆出合金門一米就停住了,也沒有向上漫延。雙方僵持了十分鐘,駱有成用破碎的石凳砸了十分鐘,濺出的火星也沒能把膠質點著。

    時間到了,膠質退卻了。和它來的時候一樣迅猛,幾瞬的功夫,隔壁的密室變得空空蕩蕩,蹣跚奔跑的小魅也不見了。

    江小瑜的心情很沉重,表現在臉上就是會笑的眼角不笑了。

    駱有成安慰二姐說:“下一間密室,我們還是順手救了吧。”

    第三關,江小瑜沒等弟弟觸發機關,就把角落里六歲模樣的小魅抱起來飛到空中。強酸向外滲的時候,駱有成發現自己的飛行靴失效了,鞋還是那個樣式,但變成了普通的鞋。好在駱有成還能凌空漫步,他一步步向上走。

    江小瑜懷中的小魅拍著手掌,嘴里發出怪異的笑聲。除了笑聲有點滲人,臉上的表情生硬,其他表現倒是與人類孩童無異。待強酸退去,江小瑜把小魅放在地上,向駱有成走去。

    小魅跟在她后面喊媽媽。這只小魅的口齒很清晰,口音古怪,但“媽媽”的發音清晰可辨。

    江小瑜回過頭,對她齜牙咧嘴,把她嚇唬回了屋角。

    駱有成說:“二姐,關卡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古怪?”

    “一會兒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第四關的小魅被駱有成裝進了意念力護罩,里面的空氣足夠支撐小魅呼吸十分鐘,但仍有部分有毒小分子侵入了護罩。毒氣散盡的時候,小魅已經奄奄一息。江小瑜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憤怒的情緒,她低聲嘆息一聲,和弟弟走入下一關。

    第五關,江小瑜和小魅團身躲在意念力護罩里,駱有成再次充當避雷針。二姐和小魅安然無恙,駱有成的衣服卻千瘡百孔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的戰衣?”江小瑜驚叫。駱有成的戰衣刀槍不入,絕不可能被雷電劈成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我說的古怪了。我們的裝備沒了,戰衣戰靴全成了假貨。”駱有成親昵地摸了摸小魅的頭,“以后就安心救她們吧,她們或許是通關的鑰匙。”

    江小瑜悄聲問道:“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駱有成說:“看看再說。”

    江小瑜有所悟。

    第六關室內燃起大火。江小瑜抱著小魅藏在天花板一角,看見駱有成像剝了殼的蛋一樣光滑的腦袋。小魅咯咯地笑,笑著笑著就沒聲了。大火將室內的氧氣耗盡,小魅沒有撐過去,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第七關,滾油。沒有了戰衣的保護,駱有成和他二姐以及第七個房間的小魅,全部被燙死,無一幸免。

    駱有成和江小瑜在第一間密室復活,江小瑜說:

    “還真是實境游戲。”

    駱有成微微搖頭:“現在確實是在返真實境里,但第一次通關我能肯定是在現實中。我們是在可以隨意轉換場景的房間里被拉入實境游戲的,我們的身體還在那個房間里。所以,當我們進入第二個循環的時候,我們的裝備沒有了,系統沒有把它們復制到游戲中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目的是什么呢?我感覺不像是要我們背負罪惡感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不需要負罪感,他們需要我們的同情心,同理心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們認可實驗室怪物,和他們和諧共存嗎?”

    “我有個猜測,但現在不方便說。”駱有成往上指了指,示意隔墻有耳。

    他說:“二姐,恐怕我們要保證每個房間小魅的存活,才能通關,否則我們會陷入無限復活的死循環,永遠出不去,直到現實里的身體精疲力竭而死。”

    江小瑜試圖放松自己的心情,卻沒笑出來。保證小魅安全,不說毒氣和大火關小魅能不能挺過去。最后三關——滾油、粒子束和激光,在沒有戰衣保護的情況下,他們自己都自身難保。但事已至此,再糾結也是枉然。姐弟倆再次闖關。

    他們救了第一間密室的小魅,小魅用含混的聲音喊江小瑜媽媽。

    救了第二間密室的小魅,小魅用胖嘟嘟的小手抱著江小瑜的頭,在她臉上親了一口。

    第三間密室,小魅抱著江小瑜的脖子不愿松手。

    進了第四間密室,駱有成遲遲沒有觸發機關,他坐在地板上望著天花板發呆,江小瑜陪著他發呆,無論她再聰慧,也想不出在缺乏裝備的情況下如何保證小魅的安全。

    十分鐘過去了,二十分鐘過去了,半個小時的時候,駱有成說話了,他對天花板說話:

    “喂,打個商量,你想我們保護小魅的安全,我們也樂意,但你總得給我們提供一套防毒防化服吧,否則這么小的孩子怎么也挺不過去。”

    系統似乎很喜歡這個建議,一套迷你防毒防化服馬上出現在地板上。駱有成招呼小魅過來,給她穿上了防化服。

    毒氣散盡后,小魅既親了江小瑜,又親了駱有成。小魅對姐弟倆越發親近了。

    第六關,駱有成給小魅要了一套空氣呼吸器。

    到第七關的時候,前面六個房間的六個小魅都來了,她們拉著第七個房間的小魅,圍著姐弟倆蹦蹦跳跳,鬧了十多分鐘才散開。哪怕江小瑜不曾接觸過孩子,哪怕她甚至沒有情感史,但不妨礙她的母性本能,她一一擁抱了小魅。

    小魅散開后,最小的魅一搖一擺地走到熱油管道前,爬了進去。第二個稍稍大點的小魅也緊隨著爬了進去,然后是第三個。

    盡管知道小魅只是返真實境里的虛擬人物,江小瑜依舊喊道:

    “孩子,回來,危險。”

    她準備跑過去把小魅們從管道里抱出來,駱有成拉住了她:

    “二姐,讓她們去,她們在回饋。”

    小手擊打在管道上的聲音并不大,但每一下都敲在江小瑜的心上。她沒有發覺,自己的心態在悄然轉變。

    管道里不再有聲音傳出,六歲模樣的小魅用古怪的發音說:

    “爸爸,可以開始了。”
买彩票100 赚钱的方法